返回
新闻中心
分类

独家专访|一手买断《模仿游戏》《海上钢琴师

日期: 2020-01-03 18:15 浏览次数 :

  1000多家影视公司关停,当红年轻演员没有戏拍而纷纷“转战”综艺,知名影星迪丽热巴自曝已经八个月没有拍戏,有媒体报道称在横店拍戏的剧组大幅减少,连小卖部的老板娘都快亏本了……

  从风口跌至谷底,影视资本寒冬有目共睹,影视人又该如何应对一片萧瑟?在2019年末,每经路演(微信号:tsfinance)与海秀娱乐公司合伙人徐彬先生展开了一番对话。

  海秀娱乐是一家比较年轻的公司,2014年创立,但已经引进过《模仿游戏》《了不起的菲丽西》《海上钢琴师》等多部海外电影,并在中国市场取得口碑票房丰收。2019年,海秀娱乐在成都落地分公司,并得到成都市“文创通”融资助力,现在海秀娱乐出品的一部现实主义职场都市爱情剧《危机先生》正在成都拍摄。

  涉足影视前,徐彬一直从事金融行业,他在法国读书时认识了公司的另一位合伙人王海懿,王海懿在法国取得电影经济学硕士学位和媒体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两人携手闯荡影视圈。对话中,徐彬用金融人士的眼光和视角,畅谈他所理解的影视产业。

  资本从涌入到退潮,影视产业链的各环节都感同身受。海秀娱乐以海外影片投资、发行为核心业务,徐彬说,这几年,国际交易市场的版权价格变化非常大。

  “拿原片引进举例来讲,资本没进入市场之前,一部海外影片的购买价可能是100万元,资本一进来,可能一下飙升到1000万元,这相当于从一到了十。雅星娱乐而现没人出价到十了,可能降回到二或三了。本来能拿十,现在只能拿二或三,很多人就接受不了了。”

  徐彬表示,资本热涌的时候,其实行业并未做好充足的准备。“其实,造成所谓影视寒冬更重要的原因,是随着热钱的涌入,产业没有得到良性发展。当所有产业支撑要素还没有发展到位的时候,很多钱进来了,投资一下子进去,迅速地人为拔高了。在行业基础设施还未跟上时,资本一旦撤出,大家就变成裸泳了。”

  对于影视寒冬,徐彬有自己的看法,“寒冬是因为产业发展不健康,现在不能叫寒冬,是慢慢回归正常,行业向健康方向发展的阶段。”

  徐彬说,所谓的“影视寒冬”就是两个层面:“一是热钱撤出了,另外就是整个行业在那个阶段变得比较浮躁,现在从业人员也需要慢慢地调整心态,是从一个相对浮躁的心态再往回落的过程。”

  据2019年11月中旬发布的《中国电视剧风向标报告》,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作为“行业晴雨表”的横店影视城,开机率同比锐减45%。刚刚过去的2019年,影视行业的春天仍未到来,影视企业的未来道阻且长。

  究竟什么样的企业能获得持续的竞争优势?行业企业生存的突破口在哪里?面对行业从业者都在思考的问题,徐彬谈到自己的观点:“在影视行业保持竞争优势,第一,要有好的内容,第二,要有前瞻性。”

  “只有用好的作品说话,观众才会买单,电视台、新媒体平台等才会买单。尽管项目操作方式和时间规划上不一样,但影视行业归根到底要看内容。无论如何剧本肯定要好,故事本身要特别棒、能吸引人,内容好、制作优良的作品市场不会给出太差的反馈。”徐彬说,“这个行业的根本就是内容,一定要稳扎稳打、扎扎实实做好内容。所有的企业都是这样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做起来的。”

  而谈到前瞻性,这在投资领域也是个关键词。具体到影视行业,徐彬表示,光线传媒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光线传媒在过去几年的布局就代表了对行业发展精准的判断,“光线年时就在布局动漫产业,成立了彩条屋,并陆续投资了一些动漫公司。所以这几年光线持续有优质动漫电影面世,从《大鱼海棠》到《哪吒之魔童降世》,还有以《大护法》为代表的大系列,我觉得,光线传媒的前瞻性布局与投入令人佩服,因为在当时投资动漫,其实并不赚钱。”

  影视资本遇冷,让不少公司倒闭,一些行业人举步维艰。这时候,前期布局的价值就体现出来,徐彬说:“挺过行业资本泡沫化,提前的布局,就非常重要。”

  2017年,印度影片《天才枪手》《看不见的客人》分别斩获上亿票房,同年的《生化危机6:终章》《摔跤吧!爸爸》又分别揽走上十亿票房。这几部海外引进的“爆款”电影,开启了国内海外引进片生意的高光时刻。超高投资回报率的诱惑,让不少公司和投机者一度涌入分食蛋糕。而恰巧海外引进片是海秀娱乐的优势业务。

  “海秀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坚持引进海外优质内容,这是我们做得很扎实的一项业务,为公司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锚定的作用。”徐彬介绍说,通过海外引进片业务作为支撑,保证有资源和资金来开发新的项目,继续在行业深耕。在谈到海外引进片时,徐彬表示,海外引进片的价格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达到顶峰,“现在大家对海外引进片慢慢理性起来,但海外引进片业务本身风险仍然很大。”

  徐彬认为,海外引进片的风险主要来源于对市场的判断和同行竞争。“在引进海外电影时,要判断能不能在中国市场取得收益。随着中国观众观影审美的变化,市场也在改变。海外引进成片(拍摄完成的影片),从购买到国内放映通常需要不短的周期,而引进非成片(剧本,尚未开拍)需要2-3年,所以在引进海外引进片时要对国内观众未来的口味和市场有准确的预判。第二是同行竞争,尤其前两年资本蜂拥时,不管是优秀的还是相对一般的海外电影,对于中国买家来讲,价格其实增长都非常快。”

  海秀娱乐在国际影片投资和发行领域具有敏锐的把控和竞争优势,在2015年引进入围8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电影《模仿游戏》,上映10天即打破国内传记电影票房记录,《了不起的菲丽西》收获2017年春节档最佳口碑,今年引进的经典老片《海上钢琴师》以1.4亿元票房进入2019年海外引进片票房榜前10。

  谈及成功的秘诀,徐彬坦言:“首先公司拥有丰富的海外资源。公司创始人王海懿和我均在海外有十几年经历,尤其王海懿不仅曾在法国就读电影经济学硕士、媒体经济学博士,而且曾就职于世界知名的拉加代尔传媒集团,具有丰富的行业资源。其次,公司从2013年以来就与欧洲、好莱坞的电影公司保持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这对我们取得版权有一定帮助。再者,团队国际化背景较强,项目开发部的同事均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北大、清华等世界知名院校且经验丰富,有能力对海外原版剧本作评估。”

  在每经路演(微信号:tsfinance)与徐彬对话时,雅星娱乐旁边正在拍摄海秀娱乐投资的一部重要电视剧《危机先生》。其实,海秀娱乐与成都颇有渊源,早在2015年,海秀娱乐就在成都拍过公司首次独立开发制作的电影《夜孔雀》,该片入围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之窗”单元,荣获第40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中国电影金奖。

  2019年,海秀娱乐在成都设立分公司。在谈到在落户成都原因时,徐彬表示,公司合伙人王海懿是成都人,对成都有很深的感情,更重要的是,成都是一个特别适合影视产业发展的地方。“首先,成都有很多创作人才。如以苏晓苑、张勇、杨涛、陈岚、乔兵为代表的“五朵金花”,她们创作的电视剧《伪装者》《那年花开月正圆》《楚乔传》《双刺》等在口碑、市场均有不俗表现。其次,作为新一线城市,成都城市建设比较好。成都是西南地区的国际枢纽,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能满足都市剧制作的取景需要。”

  徐彬以正在成都拍摄的《危机先生》为例,“这是一个质量特别高的头部都市现代剧,需要取300多个不同的景,除了北上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现在成都也能完成这么多数量的取景。但如果放在了其他的一些城市,可能景量都不足以支撑这部剧的拍摄。”

  “成都及周边的自然资源优于其他城市。”徐彬难掩对成都的喜爱,“成都在青羊、少陵等地方都有不少本土文化的景点,加上成都辐射到周边的自然景观,成都在拍摄取景方面已经不次于北上深了。”

  徐彬说,在拍戏制作方面,成都的优势超过横店,“横店只能拍摄古装剧,因为大多数时候只能在影视城和摄影棚里拍,在横店及周边解决不了拍现代戏取景的问题。即便是相对北京而言,创作型人才大多集中在北京,但真正到制作阶段,很少人在北京拍戏了。”

  无独有偶,成都正加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推出了一系列扶持文创产业的政策。对此,徐彬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成都建设影视产业链有天然的优势,有多样性文化景观、人才资源优势,加上各种配套,可以打造从投资、内容创作、制作、宣传、发行的影视行业全产业链。在专业摄影棚、影视器材、群众演员等有关产业链的要素聚集起来后,成都的发展肯定比其他城市要好,这也是我们愿意来成都发展的原因。布局得早,一定会有一些先发优势。”徐彬对成都影视产业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sitemap sitemap